网盛棋牌
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媒体中心 >

遇到麻将老外同样也无法克制自己

日期:12-02   阅读:100   分类:媒体中心

 老話說的好,十億國人九億麻。

在中國的街頭巷尾,

「三缺一」這條咒語比穿雲箭更好用。

無論牌局在哪,此令一出,

必然會有人到場。

而面對麻將,

這個100年前就已經風靡世界的神物,

老外同樣也無法克制自己。

上癮後只能繳械投降,

不搓麻到天亮,決不罷休。

外國人沉迷麻將可以追溯到19世紀20年代。

當時蘇州美孚石油公司的約翰·巴布考克,

裡頭。林軒心中一動,抱拳拱手:「仙長可是萬曉仙宮的萬曉真人麼?」萬曉仙宮,乃是鼐龍界排名第三的龐然大物,然而更可怕的是,其太上長老萬曉真人交遊廣闊,鼐龍界不說,就是靈界其他小界面,也有很多大能是他的朋友。甚至有傳言,就算是到了鼐龍真人那裡,他也是座上客,只不過上次鼐龍真人大喜,他碰巧正在閉關,而且到。

不小心沾染了這種神祕的中國遊戲。

自此一發不可收拾。

他化身爲西方的玄奘,

將麻將玩法翻譯成了一本教學真經:

《巴布考克麻將規則手冊》。

唯一的區別是,

麻將的傳播速度比西天取經快多了。

這本海外麻將界的啓蒙讀物在發行僅4年後,

就被印製了12個版本,

的大名出現在各國的頭條。

麻將很快就攻占了外國人的娛樂時間。

荷蘭人接觸到麻將後爲了方便開黑,

立刻成立了國家級麻將組織。

丹麥社會精英們搞個club一玩就是一下午,

在他們看來,麻將這種高智商的遊戲,

才符合他們精英分子的身份。

而美國在1922年進口了13000多副麻將,

每副售價高達500美元,不料卻被搶購一空。

當時的麻友已經癡迷到無處不可搓的境界,

隨時趴地上,也能打兩圈。

而國際麻將界也存在神祕的鄙視鏈。

英國人看不上自立規則的美國人,

覺得改規則像是給二鍋頭對白水,

哦不對,是炸魚薯條不沾料,沒勁兒。

一向對傳統十分執著的他們,

堅持要玩就玩最地道的中國麻將,

胡了要喊「hu-ed」的那種。

離中國人不遠的日本人,

憑藉地緣優勢,學的更爲地道。

打牌的時候全程中文麻將黑話,

基本上玩麻將的日本人都會用中文從一念到九。

(素材來源自網絡)

甚至連麻將機這種神器,

也是熱愛機械的日本人最先發明的。

不過老外中玩的最瘋的其實是猶太人,

1937年美國爲了統一定製麻將規則,

舉辦了第一屆全美麻將迷大會,

從玩家中選出的7個代表,竟然全是猶太人。

20世紀的美國,

猶太人社區都是圍繞麻將建造的:

史丹福大學歷史系博士生

Heinz證實了這一點。

隨著麻將近百年的發展,

參與其中的外國人呈現爆發式的增長。

2019年,僅美國麻將聯盟的會員就有50萬人。

龐大的外國麻友已經形成了海外麻將文化,

麻將館早已不是中國特色。

在很多老外眼中,

麻將比大熊貓更具中國元素,

很多主打中國風的飾品都採用了麻將造型。

他們在往身上紋點圖騰的時候也會想到麻將,

下面這個可能是爲了保佑今夜不再「點炮」。

麻將還頻頻出現在各種海外影視劇中,

比如這部拿到奧斯卡最佳影片的

《爲戴茜小姐開車》:

接地氣的《海綿寶寶》:

日本動漫中,鏡頭就更多。

如果你對麻將的風靡程度司空見慣不以爲然,

要知道,對於外國人來說,

他們學習麻將要付出的努力,

可是要比中國人多出好幾倍。

學習麻將幾乎等於掌握一門小語種,

因爲「吃、碰、槓」全部都要用中文發音:

「chow、pung、kong」

這是全球麻將界雷打不動的規矩。

儘管全球各地玩法有所不同,

但老外只能卷著舌頭玩命學發音。

相比發音,識字的難度更大。

老外並不認識中國的數字怎麼寫,

他們通常會在麻將上雕刻阿拉伯數字,

以此明確每張牌的意義。

而很多老外認識的第一個中國字是「中」,

是的 ,通過麻將認識,而非國名。

久而久之外國人也有自己的麻將黑話:

萬是,直譯爲字符;

餅是dots,直譯爲點;

條是,直譯爲竹子;

至於翻譯方式?基本就是看圖說話。

外國人中偶爾也有逗比牌手出現。

據網友@王佳毅 吐槽,

他的老外朋友通常會稱一、二、三餅爲

one ball,two ball,three

和中國人打麻將一著急,英語也變中式的了:

give me the fish!I wanna eat!

「給我一條,我要吃!」

學習麻將對於外國人來說是一項系統課程。

很多走在前面的老外會自發組建補習班,

專門教海外羣衆玩這款神祕的中國遊戲。

學習進程極爲細緻,從洗牌開始:

碼牌也要練習:

擲骰子的神情格外認真,

不能上場搓牌的老外在記筆記:

導師會將麻將製作成卡片,

發給學員回家背誦:

甚至每堂課還留有課後習題,

很好,讓外國人也嘗嘗被我們上英語課的滋味。

不過外國人對麻將學習似乎樂此不疲。

相關教學從麻將剛流入海外的時候就開始了,

近代翻譯家杜亞泉在《博史》中記載道:

「我國人流寓外國,

被人僱用爲麻將指導者亦不乏人。」

這麼多年來,

麻將教材都不知道升級了多少版。

而在玩法方面,

外國人們還研究出了適合自己的規則。

玩法如同遊戲補丁,每年都會發生變動,

「而且,有多少要多少!」聽到這句話,姜雲先是一愣,但緊接著眼中閃過了一道不易察覺的寒光道「買下天樞法石之人,莫非是神煉天的人?」一塊天樞法石就是十六萬,對方竟然還嫌不夠,還有多少要多少!而天樞法石的作用就是煉製域器,除了神煉天外,姜雲實在想不出來,這諸天集域之中,還有哪個勢力有這麼大的底氣,說出這樣的話。

每個麻將館的牌桌上都會放上一張紙片,

記錄時下最新的玩法與獲勝方式。

如此認真的外國人,

打麻將並不只是爲了樂呵。

他們認爲這是一項真正的腦力競技,

很早就開辦了相關的職業聯賽。

以美國爲例,麻將聯賽在1937年成立,

比NBA還早上整整9年。

日本則是目前職業賽事和選手最多的國家,

他們的職業麻將競技開始於1929年,

職業選手大約有760萬名。

在動漫中他們甚至相信,

高中生能通過麻將改變世界。

爲了讓全球高手有一決勝負的機會,

2005年,各國麻將協會共同創辦了WMC,

即「世界麻將組織」,

用以舉辦全球性賽事。

誰能想到,在2019年歐洲麻將錦標賽中,

中國團體只拿到了37名,

竟然慘敗給國外選手。

當然這個成績和競技麻將的規則有關,

然而國內各路英豪還是氣憤的掀桌而起,

紛紛表示要從巷子茶館老年活動室打到歐洲去。

不過這個場子,我們很快就找回來了,

在2019年的第四屆世界麻將錦標賽上,

中國贏回了個人和團體冠軍。

而在去年的奧地利第十一屆麻將公開賽上,

陝西西安的幾位退休大媽前來參賽。

結果71歲的田瑛一舉奪冠,

72歲曹麗華奪得季軍,

你大媽也還是你大媽。

儘管如此,

如果日常和外國朋友搓麻,

很多人還是經常會懷疑人生:

看來想在麻將領域揚我國威,

平時還是需要勤奮一些,多打幾圈。

如果你現在還不會打,

那麼請牢記這條武功祕訣:

,mn可以等於0。

日後護衛中華傳統文化就靠你了。

【責任編輯:棋牌】

Copyright © 2019 网盛棋牌 版权所有